湖南主流新闻媒体(中国新闻网站联盟成员)


黑龙江萝北县“无家可归”的七旬老人

2017-07-06 13:0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4次 字号:

摘要: 记者 柴红炜 衣食住行,是百姓最关注的话题,而最能让百姓感到温暖和安全的莫过于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普通百姓不追求家有多大,也不用太过豪华,因为家承载了祖先对后人的牵挂。 萝北县位于黑龙江省鹤岗市的北部,和俄罗斯仅有一江之隔,是个地广人稀、美丽宜居...

记者 柴红炜

衣食住行,是百姓最关注的话题,而最能让百姓感到温暖和安全的莫过于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普通百姓不追求家有多大,也不用太过豪华,因为家承载了祖先对后人的牵挂。

萝北县位于黑龙江省鹤岗市的北部,和俄罗斯仅有一江之隔,是个地广人稀、美丽宜居的边陲小城,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生活舒适,祥和安心。然而居住在这座美丽小城的三位老人,本该幸福的享受晚年生活,却被一次强拆给破坏了。

19.jpg

王氏三兄妹,祖辈居住了五十多年的房屋在2016年9月 22日凌晨三点,一家人熟睡的时候被萝北县政府下令将房屋强拆了。

20.jpg

2017年7月2日,本社记者赶到位于黑龙江省萝北县城区王家富的祖宅。一个用塑料布临时搭建的窝棚,里面住着王家富六十多岁的弟弟和有病在身卧床不起的弟媳,窝棚里闷热难耐,充斥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窝棚外两口水缸里是他们一家的生活用水,水里飘着一些小虫子,满地的废墟,让人无从下脚。

21.jpg

22.jpg

2016年9月,王家富的弟弟由于强拆和被关押,身心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双耳已经失聪精神萎靡,无法正常的接受记者采访。据王家富讲述:他家的房子已经建成有五十多年,他们兄妹三人和父母在这里居住也五十多年了,2016年9月 22日,萝北县政府的人在凌晨3点左右把他睡梦中的弟弟从屋里抬出来,将他家房屋强拆掉,他的弟弟被关在一间小黑屋,非法扣押了四个多小时,家里所有物品全部被连夜清理,就连他们家祖先的排位都被当垃圾清走了。

24.jpg

23.jpg

王家富向记者出示了他家的房屋产权证和土地使用证。他说,自家的祖屋并不在政府项目规划区域内,此地的开发建设项目纯属个人商业行为。他们兄妹三人都久居于此,如今兄妹三人平均年龄已63岁,如果不是经历这次强拆的话,他们兄妹三人就可以在此安度晚年了。现在房子被拆了近两年了,他和妹妹在外租房住,弟弟和弟媳一家在被拆祖屋的废墟上搭建窝棚住,一家人流离失所,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老人流着泪说,我们都六七十岁了,不知道在有生之年还能否看到萝北县政府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2017年7月3日上午,记者来到萝北县县委办公楼,见到了正在开会的萝北县委书记田弘昊。记者向田弘昊书记了解此事件相关情况时,田书记表示,不清楚这件事。记者问:据当事人说,因为政府强拆他家房屋,他找您反映过这件事,您将如何安置被政府强拆后居无定所的老人?田书记说:我每天那么多事,总不能每件事都亲自过问吧?你们去找主管领导吧。并且表示不接受记者的采访。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萝北县委宣传部。宣传部滕部长安排采访了负责拆迁的副县长谢建波,谢副县长对记者说:关于此事,他给王家富协调过几次,但与当事人未能达成一致,赔偿问题也没有解决。政府会全面考虑百姓的利益,政府不与百姓争利,会积极协调解决的。

记者问:在强拆王家富房屋时,政府是否提前通知了当事人?谢副县长对此事未做回答,只是说:希望记者能够帮助政府协调当事人做思想工作。并表示政府会积极与当事人协调此事,妥善解决。

2017年7月3日下午,王家富去萝北县委找田书记询问被政府强拆如何赔偿的时候,却被5名特警挡在县委办公楼门外了,并且以领导没时间为理由,阻止王家富进县委办公楼。

事后,据王家富表述,当时负责强拆他家的萝北县政府强拆小组的总指挥就是萝北县县委书记田弘昊。

萝北县政府的强拆行为,给王家富一家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弟弟变痴呆无家可归,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寒冷天气,一家人住在窝棚里,身心俱疲。不知王家富三兄妹何时才有安身之处!

新闻来源:http://www.chizichina.com/fazhi/jujiao/2017/0705/370958.html

本位为转载文章,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