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主流新闻媒体(中国新闻网站联盟成员)


云南省永善县一失地农民的悲惨遭遇

2015-09-08 17:0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06次 字号:

摘要: 实名投诉:韩天友 身份证:53212619591210111X     电话:15987010409  15808605059  (实名投诉者声明为此文真实性和...

实名投诉:韩天友 身份证:53212619591210111X     电话:15987010409  15808605059 

(实名投诉者声明为此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这是我家在第二轮土地承包中政府颁证给我家承包的土地,我家在拥有全部合法承包手续的花椒园里耕种了二十多年,有谁又能想到今天的政府会擅自他人的非法目的进行“第三次”承包颁证呢?

我家和他人发生土地纠纷,按照程序诉求当地政府处理,政府置之不理,我选择通过法院维权,案件尚未审结,政府却抢先为非法争抢我土地的一方颁证,云南永善县黄华镇纪委书记黄祥玖和村支书龙胡江等官员联手,将我家合法的承包地强行划给了他人,造成了我家损失超过了70万。

政府失去公正胡作非为,领导插手法院审判助纣为虐,我家在山高皇帝远的云南永善县能够找到青天和得到公道吗?

这是我家耕种了23年的合法承包地被违法瓜分

我家住在云南永善县黄华镇金寨村沙坝学校社,原为大兴乡河口菜园村人,因受泥石流事件的影响,经省政府批准,大兴乡与黄华乡政府一致同意,于1991年由大兴菜园村迁往黄华乡金寨村沙坝学校社重建家园。

与我们同时迁往黄华乡金寨村沙坝学校社居住的有韩通贵、韩天友、万朝红、万朝宣、王武田等五个家庭,纳入这几家人分配的土地总面积是77.5

搬迁过来的几家人大部分出去打工去了,我要依靠土地生存,只有恳求当地社长刘钦华按照人均3把我12.5亩的土地面积划规于我。

我分得的土地有部分熟地,是以每亩多出30元的开荒费支付给当地村民的,并附有各家各户的签名盖章,而他们几家一直在外打工,一家也没有支付。

在第二轮土地承包中,我们的土地按照政策于1997年办理了承包证书等,我家在我承包证书范围内的土地耕种了长达20年的时间,没有发生任何纠纷。

我家耕种土地将近20年后,在外打工多年的万朝红回到本地与我家发生土地纠纷,请来了社长周晓发组织调解,周晓发以一家一片来划分,但我尚未同意,当时王武田等人不在现场,委托我代为签字,在违背当事人意愿的情况之下,社长周晓发还说你都不在现场怎么代签,干脆把你的名字写上。

2013年,相距搬迁至今已经过去20多年,我处因受溪落渡水电站的影响,地处滑坡地段,此时在外打工20多年的万朝红,王武田等人相继回到本地,王武田的两个儿子,及其舅舅等人先后多次到我家地里摘花椒,施肥,并封住我家门,谁敢出来就打

我向当地派出所报警无用。找村支书龙福江求救被拒绝。

2013926,王武田的儿子李桂生,万朝红等人带领社会闲杂人员13名到我家地里摘柑橘,当地政府却视而不见,只是叫村上组织调解。

于是,村支书龙福江则强制以周晓发第一次调解我尚未同意的所谓单方面协议为依据来调解,而此协议只有他们几家人持有,我却没有,我觉得此事另藏隐情坚决反对。

村支书龙福江则威胁道:今天谁要是不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字,我的手机就砸在他的头上,但最终也未形成什么调解协议,也没有什么签字。并宣布老社长刘钦华划分的土地面积,土地承包合同书,四至界限均无效,强行将我苦苦经营20多年的土地无情的瓜分给了王武田,万朝红,韩天武等人

瓜分我土地的他们在外打工多年,从未栽种一棵花椒,开垦一亩荒地,却回来坐想其成。当地政府知法犯法,到底维护谁的利益?2013927龙福江带领了社长周晓发,镇纪委书和其他黑社会成员数名,未通知我家到场确认土地边界就开始组织工作人员量地,我见情况不妙,来到地界对他们说事情还未妥善解决,你们还不通知我家到场就开始量地,未免太过猖粗。我坚决要求他们打成争议地,而他们根本不予理睬,强行量地,并不许我家人讲话。

国家颁发给我承包地内的土地被他们非法瓜分之后只有5.152亩了,而其余9亩的土地面积不翼而飞,损失了高达70多万元。

黄华镇政府滥发土地承包证对抗法院审判 

我家耕种了23年拥有合法承包证书的土地被强行瓜分了9.183亩,致使我家子孙后代失去了未来,向各级政府求救他们置之不理,我只有通过法院审判来诉求公道。

2015723 日,我当原告的讨要土地的案件在永善县法院黄华法庭正式开庭。

在审理过程中,法庭上,审判长孙晨曦要求原,被告双方向法庭出示与本案有关的证据。我家出示了包括土地证,承包合同书,农业完税证,开荒费单据,坡改梯协议共5份证据。被告王武田,万朝洪,韩天武则未向法庭出示任何证据,并异口同声的谎称:他们的证件和土地都是交给原告保管的,但又未能向法庭提供有力的证据,证明他们所说的话都是真实的。

审判长还重申:如果没有土地承包证等证据的话,从今天开始,以后出示的证件法庭将不予认可。

2015731日,审判长宣布本案再次开庭审理,法庭上,审判长却孙晨曦出尔反尔,再次要求原,被告双方出示与本案有关的证据。

我们出示了与上次开庭与之相同的证据。然而,此时瓜分我家土地的三人则一口咬定:我们的土地证丢失,政府为他们补发了土地证。

官司第一次审理,瓜分我土地的村民没有证,第二次开庭为何出现新证呢?

本案尚未审结,政府抢先发证,这是明目张胆的插手法院审判,黄华镇政府政府一些领导干部在背后干预本案制造伪证的做法做得太明目张胆了。

村支书和党政官员联手助纣为虐制造冤案

我家将瓜分我家土地的人告上法庭, 本案第三人社长周晓发的背景不简单。

“社长周晓发的亲信聂朝廷系黄华镇党委副书记,主管综治办,派出所,司法所,法庭等部门。从综治办到法庭,此人一直插手该案。再加上村支书龙胡江与一些镇领导不正当关系的作用下,使得本案变得悬而未决。”
      万朝洪2012年已将自己的承包耕地8亩转让给务基乡回龙村移民银保田,实际仗量为10多亩。而在2013年政府所谓补证上,为什么万朝洪还有10亩?这10亩从何而来?那么万朝洪家到底有多少亩地。事实上,万朝洪应分面积为15.5亩,而现在却搞出20多亩来。
        三被告的土地证在2013927日政府实物指标调查到201524日综治办调解,再到2015723 日黄华法庭开庭时,均为出示过该证。而该证的颁证日期居然是201399日,更让人匪夷所思。
      “我家在1999年第二轮承包时,已取得承包经营权证,为何政府又如何荒唐的将我家四至界限内的花椒园重复发包给三被告。根据是什么?三被告的证据来源是否合法?根据是什么?三被告均没有原始存根,又何来的补证?政府为什么在补证的时候,不尊重第二轮发包历史,便企图将原告的部分花椒园瓜分给三被告。”

我家在走投无路中选择通过法院来主持公道,黄华镇政府近乎用伪造的方式在案件审理期间为此案被告发放没有任何存根的土地承包证书,因为这些土地国家给予的补偿在70万之间,村支书和社长勾结党政官员联手制造冤案。

永善县黄华镇金寨村支书龙福江,社长周晓发违法签订协议,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制造社会矛盾,以金寨村委会的名誉向黄华镇政府农经办提供虚假材料和证明,农经办工作人员在不了解他们真实意图的情况下,擅自将金寨村委会村支书龙福江,社长周晓发提供的违法协议及虚假的证明材料上报永善县农经站,永善县农经站没有通过认真调查走访,在没有尊重1999年第二轮承包的发包历史的情况下,便为万朝洪,王武田等人办理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并将韩天友四至界限内的花椒园9.193亩重复发包给一直在外打工的王武田,万朝洪,从而引发了这起土地纠纷,这是对老百姓极不负责的一种表现。还山子社唐维斌,唐维高两户房屋与我户同类,所丈量土地的面积还没有我家多,为何他们界定了移民,取得了一年多的生活补助?为何我户直到今年政府才给予界定移民人口?且我户没有得到任何的生活补助。试问天理何在?这难道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吗?

矛盾是政府制造出来的,政府继续通过伪造土地承包证的方式来对抗和干预法院审判,我将此案公布天下,希望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我家能够等待青天的到来,永善县的书记和县长能够将我家从水深火热之中拯救出来。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