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主流新闻媒体

山东济南:不良艺人犯罪害惨女白领

2019-03-26 14:59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30次 字号:

摘要: “套路贷”具有很强的欺骗性,一般以民间借贷为幌子,通过骗取受害人签订虚假合同虚增债务,伪造资金流水等虚假证据,并以审核费、管理费、服务费等名义收取高额费用,恶意制造违约迫使受害人继续借贷平账,不断垒高债务,最后通过滋扰、纠缠、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暴力或“软...

“套路贷”具有很强的欺骗性,一般以民间借贷为幌子,通过骗取受害人签订虚假合同虚增债务,伪造资金流水等虚假证据,并以审核费、管理费、服务费等名义收取高额费用,恶意制造违约迫使受害人继续借贷平账,不断垒高债务,最后通过滋扰、纠缠、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暴力或“软暴力”手段催讨债务,达到非法侵占受害人财物的目的。这类新型黑恶犯罪不仅严重侵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扰乱金融市场秩序,影响社会和谐稳定。山东济南的女白领袭女士就意外遭遇了不良艺人卢某飞的“套路贷”,从而家庭破裂、经济崩溃,并被法院执行局列入失信人员名单,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

图为受害人袭女士到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报

据袭女士投诉反映:自己在一概不知的情况下陷入一起离奇的高息借贷中,个中情由让人匪夷所思。2017年12月份,袭女士突然发现银行卡被查封,在去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确认的时候,才惊诧得知被人告上法庭且列入失信人员名单,而导演这起“套路贷”陷阱的就是自己曾经的邻居卢某飞。

据袭女士讲述,她于2015年10月8日和前夫李某因为感情不和离婚,离婚前袭女士在某纺织机械商贸(上海)有限公司任职员,前夫李某无业,后经营一家“书画古玩店”。因经营需要,李某在袭女士不知情的情况下向山东鲲鹏投资有限公司原法人卢某飞先后借了几笔高息借款,然而,就是这几笔高息借款却把无辜的袭女士拉入了无底深渊。

据证实,2015年5月25日李某第一次向卢某飞借款30万元,月息9%,卢某飞扣掉了“斩头息”2.7万元,实际出借款项为27.3万元。截止到2015年9月22日,李某偿还卢某飞连本带息总共:叁拾捌万壹仟元整(381000元),已悉数还款完毕。

李某在向卢某飞借第一笔款项期间又于2015年6月18日借了第二笔款项32.7万元(借条所写),事实却是当时李某和卢某飞口头约定:借款本金30万,以月息9%计算,而卢某飞在借款当日就扣掉了“斩头息”5.4万元,故李某在借条上所写的32.7万元,实际借到金额只有27.3万元。截止到2015年12月24日,李某已经偿还卢某飞第二笔款项肆拾叁万五仟元整(435000元),完全还清第二笔借款。然而由于李某和卢某飞互相熟识,在还清两笔借款时候没有及时的把借条抽出,而卢某飞同时又虚假捏造出8笔现金借款,将李某已还借金及利息巧做分流另立名目,连同以上两笔借款把李某和袭女士同时告上了法庭。

在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一审诉讼审理中,卢某飞故意提交袭女士于2015年就已卖掉的房产地址,且隐瞒袭女士于2003年以来一直未曾更换的手机号码,导致法官与李某、袭女士联系不上,最终造成双方缺席审判的事实。

袭女士在得知自己被无辜的卷入这起案件之后向法院及时做了与此案无关的申诉:

1)以上借款虽发生在袭女士与李某的婚姻存续期间,但借条上并未有袭女士的任何属意及签名。

2)卢某飞及李某在实施借贷期间任何一方均未向袭女士知会过。

3)2015年以来李某与袭女士婚姻存续期间内无任何房产、车辆等大宗购买开支。

4)袭女士有合法,长期稳定的工资收入。李某所借款项数额巨大,从李某银行流水中即可明辨其自身自顾不暇,故未用于任何家庭日常生活开销。

5)根据2018年1月16日 由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中第三条,夫妻一方在婚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之条例。李某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且该债务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夫妻共同意思,故理应由卢某飞及李某双方承担相应责任及后果。况且李某已将上述两笔借款连本带息还清。尽管袭女士向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提交了书面申诉书但是法院一直没有受理。 

黑恶势力分子在公共场所张贴的“催债”大字报

2017年6月至2018年2月份,袭女士“被一审”期间,多次遭到卢某飞的手下刘姓男子带领黑恶势力分子数人到办公场所恶意滋扰,张贴带有身份证照片信息的催债大字报,给袭女士的工作及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然而,更让人想不通的是,由袭女士现任丈夫刘先生个人出资在山东淄博张店区绿城百合花园2期购买,且专门签订了婚前财产确认婚约的房产,也被此案牵连在内。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不顾事实存在,应卢某飞要求,悍然对刘先生婚前购置的房产进行强制查封。

袭女士反映:以上特点及与原告相关的数起一审案件均为单方面审理结案,负责袭女士该案的一审法官于2017年非正常离职,具体原因不明。

据知情人透露:卢某飞的原始资金靠与其父卢某民前些年向他人借贷后再赖账不还积累起来的。其父卢某民名下的山东鲲鹏投资公司的最初法人代表正是原告卢某飞,2015年9月份才突然更换法人代表至其父名下,随后被大批量民事起诉。知情人还提供了多起借贷人起诉卢某民的法律文书信息,主要为民事融资借贷案件,建设工程强揽强占分包等计二十多起。卢某飞金蝉脱壳,为逃避还款和执行提前转移资产。而卢某民舍车保帅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并被法院数次强制执行,却无任何财产可执行。卢某飞与其父合谋诈骗、骗贷并且对外经营高利贷、套路贷。

有法律界人士仔细研究了卢某飞的案子,发现每起案件都有以下共同点:一、以联系不上被告为由,单方面开庭结案。二、故意制造连带偿还责任。三、借条中内容随后填写,“斩头息”故意写成现金支付。四、典型套路贷。该人士指出,介于以上特点,不排除法院系统内部存在个别法官与其勾结,为其出谋划策,恶意诉讼,暗中输送利益,沆瀣一气!

中央三令五申提到扫黑除恶,并且严打“套路贷”,但是司法部门个别基层审判人员对中央精神虚与委蛇,更甚者顶风作案,不守法律底线,无视原告钻法律空子的事实,和黑恶势力狼狈为奸,用手中的司法权力谋求既得利益,互相利益输送。

截止发稿前,袭女士再次在电话中哭诉,自己带着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和年迈的老母亲,因为受罪恶的“套路贷”的牵连,不仅每月只能靠领取1500块钱的生活费生存,对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和工作造成严重影响。被逼无奈的她已经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希望警方尽快介入,打掉以卢某飞为首的黑恶势力套路贷团伙,早早挽救那些被他用罪恶手段“套”住的受害人。

此案件我们将持续关注并做跟踪报道!

文章来源:http://www.hbboth.com/Html/?13140.html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转载文章,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