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主流新闻媒体

一场开颅手术致双目失明 患者责问医生不作为

2018-11-08 15:1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91次 字号:

摘要: 近日,兰州大学第二医院由张新定主任主刀,韩彦明、王小强大夫作为助手的一场“开颅手术”,术后导致患者魏碧艳双目失明。悲剧发生前,患者曾就眼睛出现异样和不适的情况与主治医生多次沟通,但未引起对方重视,最终导致了无可挽回的结果。在这起医患纠纷中,患者多次提到的是...

近日,兰州大学第二医院由张新定主任主刀,韩彦明、王小强大夫作为助手的一场“开颅手术”,术后导致患者魏碧艳双目失明。悲剧发生前,患者曾就眼睛出现异样和不适的情况与主治医生多次沟通,但未引起对方重视,最终导致了无可挽回的结果。在这起医患纠纷中,患者多次提到的是主治医生“不作为”,导致延误最佳治疗时间。这起事件背后的问题值得探究并深思,就此,记者梳理了事件发生的全过程并采访了当事人和有关专家,希望能帮助市民规避风险,不再让类似的悲剧重演。

灾难的开始源于一场“开颅手术”

2017年9月6日,对于家住陇南礼县滩坪镇,双侧上肢阵发性抽搐10年有余的魏碧艳来说,是其和家人灾难开始的第一天。她因被初步诊断为“难治性癫痫病”而入住兰州大学第二医院神经外科,由张新定主任亲自接纳入院。

据兰州大学第二医院的入院病案记录,2017年9月6日,魏碧艳因主要诊断:难治性癫痫,其他诊断:先天性脑发育异常、脑裂畸形、先天性脑灰质异位症,病理诊断为脑组织变性,第一次入院,入院科别为功能神经外科,其科主任是张新定,副主任韩彦明,主治及住院医师王小强。

 

经过一个月的检查,在行头颅MRI及视频脑电图不能明确定位及定灶后,随即又经癫痫MDT检查后确定了致癫区及功能区,此外魏碧艳的身体各项指标符合进行开颅手术。2017年9月20日,魏碧艳在全麻状态下被实施了立体定向SEEG植入术与脑浅部病变切除术。此次手术由张新定主任亲自主刀,韩彦明、王小强大夫作为助手。

术后结果不尽如人意,魏碧艳昏迷了九天,并伴有间断性癫痫发作致严重脑水肿,同时出现了顽固性贫血,恢复状态较差。医生对此的叮嘱是需要加强抗感染、止血及补液等治疗。一系列治疗后,魏碧艳于2017年11年21日出院,但当天下午再次入院,直到2018年1月8日,才最终出院。

术后沟通无果致悲剧  患者认为医生“不作为”

2018年2月8日,魏碧艳开始出现视力减退的情况。对此,她及家人曾直接微信联系王小强医生进行了询问,王医生未给出具体答复,只是叮嘱魏碧艳按时吃药,并一再保证她的视力并无大碍。

魏碧艳告诉记者,自从她眼睛失明后,曾积极与主治医生沟通,但并没有引起主治医生的重视,期间魏碧艳的家人就视力问题前后咨询了王小强主治医生五次,王大夫给出的回复一直都是“眼睛恢复慢”,要求魏碧艳“继续吃药”。而后两次复查,也没有对魏碧艳的眼睛做相应的检查。直到近日,在其家人强烈要求之下,张新定医生才同眼科进行会诊,经过眼科李艳等大夫的确诊,判定魏碧艳是视线神经坏死,且间隔时间太长已无治愈的可能性。

 

魏碧艳及其家人认为,其眼睛失明是因为医生“不作为”导致,并在医疗事故申诉书中提了医生“不作为”的四个方面。其一,在魏碧艳手术之前,主治医生对其身体情况以及手术风险评估不完善,并且没有将手术风险和意外情况提前告知,对于术后出现的各种不良反应让她和家人始料未及。其二,术后供血不足、血源严重缺失的情况,医生未积极采取措施解决,以致魏碧艳一个月后才输上血。其三,在魏碧艳出院后就眼睛问题反复咨询主治医生多次,但医生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只是一味强调“眼睛恢复慢”、“吸高压氧看看”、“继续吃药”,而后两次复查也没有提供相应检查。其四,在入院前张新定医生评估其花费开销在8-12万,目前花了近40万,费用相差如此之大,医生对此毫无解释。

在记者采访期间,魏碧艳表示自己很气愤,并且怀疑主治医生是否早已知道她的视线神经坏死的情况和原因,只是出于怕承担责任而故意隐瞒。她认为,倘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为什么在前两次复查中,没有安排相应专家会诊并给出结论,导致她的病情严重贻误甚至最终失明,对她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伤害。

 

悲剧无可挽回  维权到底该“何去何从”?

而今,魏碧艳已双目失明,悲剧已经无法挽回。在这起医疗纠纷中,患者多次提到的是主治医生“不作为”。据中华医学管理学会统计,自2002年9月《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实施以来,中国医患纠纷的发生率平均每年上升22.9%,一部分程度上发生的原因就在于医生的“不作为”。

魏碧艳告诉记者,她的父母已经全部不在人世,只有74岁高龄的奶奶和一个弟弟,家庭经济情况很差。现在她双目失明了,虽然男友依然在照顾她,但男友家人已经有很大的质疑声音。她表示现在不知道应该找谁来处理此事,只能恳请医院及相关部门认真调查并处理。其实,在今年10月1日正式实施的《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中明确规定,发生医疗纠纷,医患双方可以通过下列途径解决:双方自愿协商、申请人民调解、申请行政调解、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途径。

针对魏碧艳的情况,我们也咨询了相关专家,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46条规定:“发生医疗事故的赔偿等民事责任争议,医患双方可以协商解决;不愿意协商或者协商不成的,当事人可以向卫生行政部门提出调解申请,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由此可见,除自行协商外,解决医疗事故赔偿纠纷的途径有两个,就是请求行政调解和寻求司法救济。

在此,我们呼吁市民在医疗过程中,存在任何疑问一定要及时与医生进行沟通,在沟通无果的情况下,仍要积极寻求自我救助,切莫耽误最佳治疗时间,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同时,我们也真诚的希望医院主治医生能给魏碧艳一个准确答复。同时,我们也会继续跟进并关注事态后续发展。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